91阿v麻豆传媒app

[第章之前发错了,已经修改了过来,给您带来的不便,六郎在此致歉,还请见谅!]

“来者何人!”一个威严的声音从门内传出,一个威武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赵岩的面前。

此人身高足有一米九,一身黑色便服看上去很是普通,一头浓密的黑发,即便是已经束缚住,仍然倔强的向上翘起来。

他面容冷峻,肤色偏暗,一双铜铃般的眼睛,一出现便死死地盯着赵岩,脸上尽是不悦的神情。

这个身影出现的同时,一股霸道而强大的威压随之而来,向着赵岩强压过去,地面上的都能看到那强大的罡风形成的气旋,而空气中更是增添了一种肃然的气氛。

站在赵岩身边的张贤一看到这个人,便立即两腿发软跪了下去,整个身体好似受到了很大的而压力,伏在地面上,瑟瑟发抖。

反观赵岩,却仍然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看着来人,连表情都不曾改变,只是那嘴角微不可查的抽动了一下,形成一个古怪的弧度。

“这个家伙一出现就充满着敌意,难道他看出了我的身份?”赵岩心里想道。

“赵岩!”赵岩很是自然的回答道,同样不包含任何感彩,不过态度却和满脸不善的男子很是不同。

赵岩早就看出来了,这个家伙是以为半步分神,实力应该和君悦城一个层次,看着张贤和院内的那些年轻人看着这男子的态度,想来这家伙应该是弑杀军团的一个高层人物。

不过这样的水平,还不能让赵岩放在眼里。

半步分神吗?此刻在赵岩的小世界之中,就存在着十几名半步分神。

红色波点裙美女优雅麻花辫目光温柔海边写真图片

其实,如果赵岩愿意的话,现在就可以将小世界里的猎手军团召唤出来,直接灭了弑杀军团。

只不过,赵岩认为,弑杀军团还算是有着自己的原则的,这和中洲至尊,以及中洲长老会的那些人不同。

至少,在中州君家对西州不管不问的时候,弑神曾经带着人去过,虽然最后铩羽而归,但至少说明弑神以及弑杀军团之中的一些人还有着一些大局观和最起码的责任感。

而中州君家人,早就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初心,争权夺利,已经成为了他们的主旋律。

因此,赵岩来到这弑杀军团,也并不是来找麻烦大的,实际上,他是来切身体味一下,弑杀军团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到底值不值得他留下来。

如果不能让,他也不介意就此灭掉。

赵岩不是救世主,也不是迂腐的大善人,既然终究有一天要做敌人,赵岩出手的时候自然也不会手软。

这里面没有善恶,只有阵营和立场的不同。

“既然来了,就留下吧!”刚刚听到赵岩的回答瞒着家伙就悍然出手,他大手张开,如同鹰爪一般,直接朝着赵岩的脑袋抓去。

真是杀你没商量啊,霸道的让人战栗。

其实,赵岩从对方一出现,就已经感觉到对方身上释放出来的杀意了。

而且赵岩已经能够猜到对方为何如此,因为,在这高大的男子出现的时候,在那门内看不到的地方,赵岩的灵识已经发现了那个藏在背后的中年男子。

他就是之前赵岩在门口教训的那个城卫大统领。

那么这个高大的男子出现,为那中年男子报仇,就能够理解了。

那高大男子的大手强力抓过来的时候,赵岩却一动不动,不过表情却便的有些戏谑,给人的感觉,在这鹰爪之下,他就是在存心找死,而且面对死亡的时候他还特别的愉悦。

而就在这家伙对赵岩发出攻击的同时,驻地院内的那些弑杀的后备人员也都聚拢来,想要看一看,这个惹恼了他们教官的少年是怎么死的。

也就在这一刻,赵岩才真正的想通,那院内的少年们,为何在看到自己的那一刻,浑身是放着杀意,那是因为,他们早就已经知道,自己就是那个教训了城卫统领的人,而城卫统领是他们教官的子侄,他们自然会先入为主的将赵岩看做仇敌。

“啪啪啪……”空间被这一击鹰爪压制的生出响动,以强大的威势,向着赵岩的头顶强压了下来。

眼看就要抓住赵岩的脑袋,然而赵岩仍然一动不动。

在周围人的眼中,此刻的赵岩已经是傻了,因为在半步分神的强压之下,一个少年人,怎么可能拥有反抗的能力。

尽管周围的人已经知道了,那化神后期的人,就是被眼前大的这个少年教训的,但是他们仍然不认为眼前的这个少年拥有抵抗半步分神的能力。

跪伏在地面上的张贤,在感受到大个子攻击赵岩的时候,下意识的想要替赵岩当下这一击,却发现你,自己根本动不了,因为赵岩已经伸出一只手,隔空压在了他的肩膀上。

“轰……”就在那鹰爪将要抓住赵岩脑袋的一刹那,赵岩的身体,突然释放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整个身体包裹住。

“嘭……咔嚓嚓……”大个子的鹰爪抓向赵岩的脑袋,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

在所有人都以为赵岩必将脑浆迸飞,一命呜呼的时候,众人竟然看到,大个子的鹰爪不仅没有抓住赵岩,甚至还在这一抓之下,发出声响之后,被荡开了。

那个双手紧握,想要看到赵岩就此命运的城卫统领,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紧握的双手竟然猛地一松,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要知道,他的叔叔可是半步分神的强者,半步分神,这是整个 大陆顶尖的强者,已经走到了下界修行界的尽头。

然而,这个已经达到了修行尽头的半步分神强者,竟然都没能那些那少年。

这是为什么?那少年不就是一个化神中期的强者吗?他为何这般的强大?

最为吃惊的,自然是那个发出攻击的大个子。

他刚刚那一抓,虽然没有动用力,却也释放出了五成的力量。

然而,半步分神境界的五成力量,竟然没能撼动对方,甚至还被对方的力量给震开了。

甚至于,在自己发出攻击的时候,人家动都不动,更过分的是,那小子还伸手保护着另外一个人。

在这种个情况下,两人的对抗中,自己竟然落于下风?

“没想到,今天一出现就遇到了两个废物,一个化神后期的废物,现在又一个半步分神的废物。”

“真不知道你们妄自尊大的自信从哪里来的,难道就是凭借着你们是君家人吗?”

“君家人,你们早已经忘记了,你们是如何得到如今的地位的,你们失去了本心,一心只想着坐在别人的头上作威作福。”

“既然如此,本少也不必在意君家人的颜面了,先收拾你们这些小鱼小虾,在找那个高高在上的存在聊一聊!”

赵岩一出口,便是讽刺之言,而且这还不仅仅是讽刺他们,连至尊陛下都讽刺上了,连带着还讽刺了整个中洲的君家。

驻地院内的那些后备少年都惊呆了,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和他们年龄差不多的少年,竟然如此厉害。

在这一刻,他们对于赵岩敌意好似轻缓了许多,甚至隐隐有意思敬意,在他们的心中弥漫。

每个人都崇拜强者,尤其是年轻人,而且他们还是渴望强大的年轻人。

这也是因为赵岩表现的太过于震撼了,要是仅仅是勉强强过他们的话,恐怕他们此时生出的就不是崇敬之意,而是羡慕和嫉妒了。

“哈哈哈哈!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这里是中州,这里是龙都,这里是弑杀军团的驻地,想要撒野,也要找对地方。”

“看来是本座不该手下留情啊,一招失误,竟然让你生出如此狂妄的心态。”

“好吧,那么就让本座好好来招呼你一下吧!”

这大个子说完,刚刚被荡开的右手,再次张开,而这一次已经不再是鹰爪,而是虎掌。

而且这一次的大个子,好像释放出了九成的力量,拍向赵岩。

在他大掌拍出的时候,一个巨大的掌影凭空形成,足有两丈高,朝着赵岩便压了下去。

赵岩眼仍然不为所动,只不过这一次他的眼中却是释放出了一丝冷意。

君家的霸道,他略有耳闻,今日来到这龙都,也切身体验过了这种霸道,甚至于出手教训。

而今,这个弑杀军团的大个子,竟然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要灭杀自己,那么他也不必手下领情。

那大掌来的很快,甚至不准备给赵岩任何反抗的机会。

然而,此次的赵岩并不准备被动的防御,他动了。

只见那大掌即将拍中赵岩的时候,赵岩却迎面向前,身形一闪,那高约两丈的局长直接破碎,而赵岩的身影却并没有停止,而是瞬间消失,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大个子的面前。

那大个子在看到自己的大掌被对方随意的一击劈碎之后,便已经震惊不已,而赵岩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更是让他措手不及。

“不好!”他高呼一声,正准备出手阻拦,并想要躲开的时候。

他感到自己的左脸好像感受到了一股撞击力。

“啪”的一声,一个黑影从弑杀驻地的大门口,朝着院内飚射而去。

“轰隆隆……”院内的某一处建筑轰然倒塌,将那进入其中的黑影埋在了下面。

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惊呆了。

那黑影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因为,赵岩可是一身白啊!

他们之前已经足够高估赵岩了,但是却没想到,这少年竟然能够将半步分神的强者一巴掌给扇飞了?

这也太颠覆他们的认知了?

而那名城卫统领,此时整个人已经瘫软在地,他想破脑袋也想不通,为何他的这位半步分神的长辈,也不是赵岩的对手,甚至于还被秒杀?

然而,他的噩梦还远没有结束。

因为,在不知不觉中他的身体已经悬空,下一刻他已经出现在了另一个地方。

而他的面前已经出现了一张俊美的脸,他看的很清楚,这少年的脸好像和那个教训自己的少年张的一模一样。

顿时,他内心抽动,浑身冰凉,他知道接下来迎接自己的是什么,他直接大哭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都怪小人一时贪心,觊觎你的解毒丹,还请大人原谅小人,小人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呢!”

这家伙被赵岩控制着,除了一张嘴和一双眼睛能动之外,根本做不了其他。

他知道,这一次自己不仅提到铁板了,而且是铁板中的铁板,连他的半步分神的长辈都无能为力。

“何人如此放肆,竟敢强闯弑杀军团?”又是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

听起来,这个声音的主人,应该比之前的那个大个子要强大几分。

赵岩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在那虚空之中,已经出现了三个身影。

“长老救命!”城卫统领充满期望的大喊道。

没错,这一次出现的,就是弑杀军团的三名长老,而且,这三名长老还是中州长老会的成员。

不过,那出现在西州的弑神却并没有出现。

在城卫统领求救的同时,那三名长老已经从虚空落了下来,不过他们的目光却始终未曾看城卫统领一眼。

因为他们的注意力都在赵岩的身上。

周围的弑杀军团后备少年在看到三名长老的时候,都露出恭敬的神情,低着头,迎接长老的到来。

三名长老一步一步缓缓走向大门口。

速度虽然缓慢,但是威势却非常的强大。

这让周围的这些年轻人,都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抑。

走在中间的那名老者,看向赵岩,表情不悲不喜,目光深邃,盯着前方赵岩的眼睛,似乎想要将赵岩看透。

而赵岩则是意念一动,城卫统领直接被甩开,在半空中形成一个完美的抛物线,然后砸落在之前大个子深埋的位置。

他连惨叫都没有一声,便晕死了过去。

“放肆,谁给你的胆子来这里撒野!”那中间的老者威风凛凛,愤怒的呵斥道。

来到弑杀军团撒野,这还真的是前所未见。

不仅来撒野,甚至还将他们的一个高层打伤,这如何让他们忍得了。

“呵呵!”赵岩微微一笑,向前一步,将落在自己身上的威压轻松荡开,就好像在荡开身上的尘土一样。

他看向中间的那名老者问道“你就不问问,本少为何要出手教训他们?”

“不必,敢挑战弑杀军团,就只有一个结果。”

“死!”那长老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赵岩倒是戏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看了看两边的两名长老说道“你们也是这个想法吗?”

dhijuepkuangz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