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宝盒app破解版

看看,这还没几天呢,就知道了她的好,重新粉她了,只要他们不是眼瞎,怎么也该知道在她跟宋文也之间该选谁。

跟宋文也那比比皆是的黑历史相比,她那点事情算什么呢?

陈冰冰先过去的,看到下面还真挺多人,不过等到看清楚了之后,兴奋的笑都僵在了脸上,应援横幅上,宋文也三个大字首先映入眼底。

艹!

宋文也!

下面的人,是故意聚集在一起,嘲笑奚落恶心宋文也的吧!

苏若婉就比她晚了一步,到了教室门口的时候就听到下头吵闹的声音,等再近一点,就看到了宋文也的名字,支持者都一脸兴奋的举着宋文也的应援横幅跟应援牌,眼底的喜色消失不见,化为一道愤怒的戾气,恶毒的看向教室方向。

透过窗户,她清楚的看到了余秋白冲着她挑眉,那双狐狸眼里,是满满的讥诮。

该死的余秋白,他故意耍她!

这哪里是她的应援欢送会,是宋文也那个废物的!

她一时间气到胸口都要炸了,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拉,不能让别人看出自己的异常来。

好啊!

魅力放松一下午的美好时光

这帮有眼无珠的东西,不粉她就算了,他们竟然给宋文也搞欢送,为了给她看,为了气死她吗?

有个小姐妹看她脸色不好,拉着她道:“婉婉,咱们回去吧,也没什么好看的,他们瞎折腾罢了。”

“没关系,咱们也跟着看看热闹。”苏若婉温柔的笑笑,走到栏杆旁边,往下面看。

下面,人很多,最少也得有个好几百人,宋文也的名字,跟宋文也的照片,就像是一根刺一般,扎进了她的心里,刺痛了她的眼睛。

这些东西都该是她的才对,应援,欢送会,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才对,不是宋文也这个废物的!

可是现在,这帮让人恶心的东西,竟然抛弃了她,来给宋文也加油,总有一天,他们会后悔的!

火箭班下面,就是国际班。

热闹是由国际班的人发起的,楚莹还有国际班的一群人,都在下头维持秩序呢。

沈晞懒懒的靠在栏杆上,扭头看了眼教学楼下头熙熙攘攘的人群,扯应援横幅的,拿应援牌的,都写着宋文也加油。

这人还是挺多的,看来经过上次的事情,对苏氏兄妹转黑的人不少。

裴绪从不远处挤进来,走廊里都是人没办法,随手递给她一杯奶茶,往上指了一下:“苏若婉看着呢,我看她脸都青了,估计早气死了。”

按照苏若婉的计划,宋文也要真是跑去找她麻烦,不发生掉马事件,现在下头的人,肯定都在给她应援,加油打气。

沈晞不置可否,不过还真抬头往上看了一眼,扫到了苏若婉,嘲弄勾唇。

苏若婉自然也看到了沈晞,眼底神色阴沉,心里恨意翻涌,只恨不得能下去,亲手撕了沈晞跟宋文也。

她之所以在四中失去人气,变成现在这个局面,都是因为她们两个小贱人!

她们以为是她们胜利了吗?她们以为这样阴她,她就会认输吗?

她不会的,她早晚有一天,会把这个仇给报回来的!

宋文也不过就是个废物罢了,她没有任何资格享受粉丝的欢呼支持跟拥戴的,她会在《国民偶像》的舞台上,彻底打败她。

不管苏若婉怎么想,有多恨多怨,多不屑,宋文也的欢送会还是如火如荼的开始了。

宋文也第一次享受到这种待遇,看着下面的人,不管是不是她的粉丝,可此刻,他们在喊着同一个名字:宋文也!

这种感觉,让她一时间觉得像是飘在了云端,有种不真切,有种飘忽忽的感觉,心上涌出一阵阵的暖流来,感动的有些想哭。

这就是有粉丝的感觉吗?

这就是有人支持,有人喜欢,万众瞩目的感觉吗?

好像,还不赖嘛!

沈晞靠在她旁边,看着她一点点被雾气氤氲的眸,满意的勾起唇角,站直了身体,离开,把这边的欢呼支持留给了她。

看来,这家伙是感受到了有粉丝的欢喜,有人支持,有人欢呼,对一个艺人来说,才是最大的享受跟成就。

走廊里,这会儿也是闹腾,受到了下面人的影响,产生了共鸣,也都跟着欢呼了起来:宋文也,加油!

沈晞去卫生间,一路走过来,人都是拥在栏杆那边,靠教室这边倒是清净的很,留出了一米左右的一条路。

她这边刚刚走到楼梯口,突然就被人拦住了,抬眼就撞进了一双似笑非笑的狐狸眸里,很平静的开口:“戒指不是已经还你了?”

余秋白眼底闪过明显的无奈来,能不能不把他当做敌人,看着她:“能不能单独跟我聊聊?”

他也没对她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吧,苏若婉跟苏慕时欺负她的时候,他也不是帮凶啊,怎么就对他敌意这么大。

她这都跟裴绪生死之交了,却连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肯跟他说。

沈晞往楼梯口走过去,懒懒的靠在栏杆上,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冷漠,凉薄的眸看了他一眼。

余秋白也不废话,直接开门见山:“宁司年的病,是你治好的?”

沈晞冷冷一笑,抬脚就走:“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治病的事情,相信没有一个人会知道,就连对傅清玄,她都没透露半个字,只有裴绪一个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沈晞!”余秋白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挫败感,他看着她,眼底惯有的神秘消失不见,叹了口气:“你就这么讨厌我?”

沈晞声音平静冷漠至极:“没有。”

“我求你。”余秋白突然开口,卸下了他所有的伪装,只是恳切诚挚的看着她,声音很低,声线沙哑:“我求你,帮帮我。”

沈晞脚步微顿,身体也略微僵硬了片刻,没想到他会突然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

她并不是真的这么讨厌他,不待见他,只是不喜欢跟这种老谋深算的人交往罢了,对付他这种人,太累了,时时刻刻都要想着他是不是在使坏,他是不是在算计着什么。